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谁敢说老同志不行
谁敢说老同志不行

谁敢说老同志不行



  安欣所在的单位由於是一个年头比较久的事业单位,今年恰逢65年庆典。公司决定举办一次联欢会,参加联欢会的自然有已经退休了的杜成仕。

  每个部门都要出一个节目。

  因为在老杜没退休之前,这个部门时不时的去KTV活动一下,大家深知安欣与杜成仕的嗓音都挺不错。所以安欣所在的部门一致推荐她与杜成仕演唱歌曲。当工会的领导告诉安欣要和杜成仕演唱歌曲时,安欣先是一惊,随后她粉嫩的脸蛋便红了起来。

  同部门的陈晓云看到以后说道:「雅茜姐,怎么一提到老杜,你的脸就红呢,你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。哈哈,也难怪,杜师傅孤单一人,也有需要。要不你俩唱一首康定情歌吧。」听陈晓云这么一说,安欣连忙辩解道:「芸芸,你再胡说我撕烂你的嘴。

  唱就唱,不就康定情歌吗,我现在就开始练习。」当老杜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简直乐开了花,当晚就开始联系。

  一个月之后,单位的65周年联欢会开始了。老杜一身笔挺的西装与安欣一起站在台上演唱康定情歌。唱完以后,在后台老杜本想与安欣寒暄两句,结果安欣一声不吭的便离开后台回到了座位,老杜也沮丧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  本想着唱完歌事情也就结束了,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啊。原本定好的一位演员临时生病没来现场。但是节目单已经发给各位在场的领导了,取消这个节目是不可能的,而且这个歌曲是一首英文歌,这可急坏了工会的职员。

  老杜此时自高奋勇的说:「没关系,我来吧。」听到老杜的声音,工会的职员彷佛抓到了救命稻草,纷纷投去感激的目光,安欣也扭头注视着老杜。

  轮到老杜上场了,依旧是那笔挺的西装。老杜一开口边赢得阵阵掌声,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,这个老头竟然会唱英文歌曲,而且唱的如此之好。望着台上的杜成仕,安欣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怪怪的感觉。她突然觉得老杜没有前段时那么讨厌了,自己心里还有点崇拜他了。

  晚上回到家,依旧是安欣一个人。安欣今天太累了,自己和工会的其他同时忙活了一整天。回到家,她倒了一杯红酒坐在阳台上看着星空开始发呆了。

  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是怎么想的竟然想到了杜成仕。

  自己嘴里默默的念叨着:「没想到老杜还会唱英文歌,他穿西装的样子还是挺帅的。要不是他和我发生那件事,倒是就得他是一个不错的男人。不过说实话,他做爱的技巧真的很不错,我都……」说到这里,安欣的脸又红了起来。

  手不禁的向下体摸去。

  说实话,这个年纪的女人是有需要的,而且自此上次被老杜强了以后自己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性生活了。

  安欣躺在床上,嘴里念着自己老公的名字用手指不停地抽插着下体,可是自己脑海里确想着老杜的样子和做爱的场景。慢慢的,她竟然到了高潮。高潮后的安欣脑子一片空白,进入了梦想。

  第二天早晨,安欣依旧开着那辆白色的尼桑车去单位上班。中午下班,办公室里就剩陈晓云与安欣了。

  这时,陈晓云走到安欣面前说:「雅茜姐,我怎么看着你的脸色发黄了,说老实话多长时间没有做爱了?」安欣脸一红说道:「你个小妮子,看我那天把你嘴撕烂。」「雅茜姐,真的。我发现你的脸越来越红了。女人长时间不做爱,真的会脸色变差的。」「妹妹,说实话,我将近一个月没有做爱了。我家那口子隔三差五的就加班。」「啊?一个月啊。」陈晓云惊呼道:「不会吧,我一个礼拜不做就受不了,你竟然一个月。雅茜姐,要不你和杜师傅试试?哈哈,你看看他站在台上唱歌的那天,真的好帅啊,你实在憋得话就和老杜互相安慰一下吧,人家也寂寞。」「你再胡说我可真生气了啊,一天天的没个正形。」安欣生气的说道。

  「真的,雅茜姐。你看看杜师傅多帅啊,又会英文歌。我要是早生十几年我就嫁给他。就是不知道他做爱的能力怎么样。」说完,陈晓云一溜烟的跑了。

  听了陈晓云的一番话,安欣又一次的迷茫了。真的,老杜的性能力自己体会过了,真的不错。自己上回虽然说是被迫的,但是也有了两次高潮。唉,不想了,这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  再说杜成仕。自从上回又一次和安欣见完面以后,心里久久不能平静。最终,老杜下了决心。他要得到安欣,即便得不到她的心,也要再次得到她的肉体。

  下午下班,安欣开着车离开单位向家驶去。到了自己小区门口,一个急刹车,安欣的白色尼桑停了下来。因为她发现老杜站在自己的小区门口。急刹车的声音传到了老杜的耳朵里,老杜发现了安欣的车之后便快步朝车走来。走到车门前,老杜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就坐了进去。安欣一下不知所措施,愣在那里。

  知道后面传来汽车急促的喇叭声之后才开车进了小区。

  安欣将车停到了自己的停车位后,生气的问着老杜:「你还想干什么?之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,就当没有发生过,你快走吧。」说完,安欣下车向家走去。

  老杜也跟着安欣下了车。进了单元楼以后,老杜一把把安欣抱住:「小安,我真的忘不了你。我知道上回的事是我的不对。我不应该用强的。但是小安,你说实话你就真的一点都不舒服吗?我知道你老公经常加班,我可以带他安慰你啊。真的,我喜欢你,我忘不了你。」听着老杜的话,安欣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老杜的脸上,随后便向家跑去。

  老杜用手摸着自己的左脸,在后面追着。安欣快速的打开房门,进了房子以后正准备关门,岂料身后的老杜一个箭步跨进房子跟着安欣进了房门。进了房门的老杜,一把抱住安欣就开始亲吻。老杜的舌头在安欣的唇上,脸上,耳朵上肆虐的舔着。

  安欣拚命的摆动着头,企图挣脱老杜的亲吻。这样的摆动一下惹恼了老杜,他伸出自己满是皱纹的大手按住安欣的脑袋,用自己的嘴唇吻上了安欣晶莹红润的嘴唇。由於很长时间没有性爱的滋润,安欣在老杜的亲吻下开始回应老杜,自己的舌头也伸到了老杜的嘴里。

  两人一边吻着一边向主卧室移动,来到床边,老杜一把将安欣推倒在床上。

  老杜正准备脱衣服,一抬头看到主卧室大床床头上挂着一副安欣与老公结婚的婚纱照,这样的照片给老杜产生了极大的刺激感。一个老头在这个绝色少妇和老公缠绵的床上做着男女的游戏,这样的成就感,这样的刺激感会让每个人都热血沸腾。

  老杜的阴茎瞬间直了起来,压在安欣身上一把将安欣的上衣撕开了。此时的安欣嘴上一个劲的说不要,一个劲的骂着老杜,但是身体却没有任何的抵抗。

  「啊,不要,不要,老杜我要杀了你,啊,啊,…」看到安欣这次并没有多少反抗,老杜也就顺利腾出一只手去脱安欣的裤子。听到安欣的谩骂声,老杜再次用大嘴吻上了安欣的嘴唇。在老杜顺利的脱下安欣的内裤后,老杜没有任何停留的将自己的大鸡巴插进了安欣的下体。

  之后老杜的舌头由安欣的嘴唇转移到了乳房,舌头在安欣的乳头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。此时安欣的脑子里充满着欲望。俗话说女人,三十如狼、四十如虎、五十坐地能吸土。一个月的无性生活对这个年纪的女人确实是一种折磨。

  「唔……哼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,老杜,求求你放过我,我要杀了你……」。此时的安欣还存着一丝的理智。但是随着老杜鸡巴的快速抽插,这仅存的一丝理智瞬间就被淹没在阵阵快感中。

  听着美丽少妇动听的呻吟,时而看着美丽动人的表情,时而看着墙上安欣和老公幸福的婚纱照。感受着下体的摩擦,老杜感到有了射精的感觉,为了享受这难得的性爱,老杜抽出了自己放在安欣体内的鸡巴,转而用手指在安欣的阴道抽插。

  老杜手指在震动的时候,可以感觉到安欣的臀部,也在同时有着微妙的响应。她发出了一些几乎听不到的声音!呻吟的娇喘声,随着老杜手指的抽插,慢慢的音调提高了!而溢出来的爱液也将阴部染湿了一片。安欣的理性已被情欲之火所吞噬。

  在两个人没有任何联系的这一个月,老杜看了很多的色情小说和电影。也学习了很多东西。在看到安欣动情了以后,老杜并没有着急的将阴茎插入。而是一边用手搓揉着安欣的奶子,一边对安欣说:「小安啊,你说你现在不也是挺享受呢吗?我知道你很传统,但是你这个年纪你老公不给你性爱你能受得了吗。

  再说了,你老公天天加班天天不回家,你知道他在干什么?你知道你老公有没有和别的女人搞啊。」「你胡说,我老公不会的,他是在加班。」安欣辩解道。

  「小安啊,你别傻了,哪有人天天加班的,我认识消防局的,根本没什么班要加。再说了,我知道你爱着你的丈夫。但是,我们之间只是在用身体互相满足。

  彼此又不破坏对家人的爱。这不挺好吗?」

  听到老杜的这番话,安欣沉默了。

  杜成仕知道,安欣的精神和思想已经在慢慢崩溃。

  杜成仕大叫一声,将龟头插入安欣的阴道内,插入后便不停做着活塞运动。

  安欣此时已经管不了什么理智了,她只觉下体极端的胀满充实,阴道内如有千万只虫行蚁爬般的搔痒,一双玉腿死命夹紧自己身上老头的粗腰。

  「……快……快插……我不行了……你个死老头……」听着安欣的淫叫和骂声,老杜突然将鸡巴从安欣的阴道中抽了出来,只是在阴唇上摩擦着。一双手托住安欣的性感臀部,自己的鸡巴就是不插入,说道:「你很爽吧?怎么样,我比你老公强吧,为什么之前装纯洁不让我干,我比你老公强很多吧?」「不……老杜……你个臭老头,你狗屁不是,你……」「啊……他比你差远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你的大鸡巴……啊……好难受……我求求你……求你快给我吧……」在老杜的鸡巴从安欣的阴道抽出以后,安欣感到一针的空虚。随后,老杜鸡巴在自己阴唇的摩擦,让自己内心彷佛有无数蚂蚁在爬。

  「啊……杜师傅……里面好痒……痒到心里去了……」杜成仕笑道:「小安,我还是走吧,免得让你矛盾。心里想着自己的老公。」说完老杜从安欣的身上爬了起来。

  安欣立即用手握住他的鸡巴说道:「不……杜师傅……你比我老公强多了……你……我现在没有想他……我要你!」听到这一番话,老杜哪里还受得了,他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了,在安欣柔嫩迷人的身体上,老杜肆意的亲吻着。随后两手抓住安欣的小腿,将粉腿抬得高高的,将早已挺硬直翘的大鸡巴塞到了安欣的阴道里。安欣的小穴被大宝贝一塞,痛得全身一震,不由得叫了出来。

  「杜……啊……太……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啊!」安欣发出满足的娇吟。

  老杜九浅一深,两快一慢的抽插让安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。老杜下体抽插着,双手也没有闲着。双手不停的抚摸着安欣的奶子,嘴在安欣嘴唇上肆意的吻着,安欣的舌头伸到了老杜的嘴里和老杜的舌头缠在了一起。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接吻的快感。老杜的鸡巴抽插的更快了。感受到了性器官摩擦的快感,安欣几乎狂乱了,双手紧抱着老杜配合的将屁股高高的抬起。

  突然老杜将鸡巴从安欣的阴道了抽了出来,防到了她的面前等待着。这时,安欣做出了一个让自己都震惊的举动。将老杜的鸡巴放到了自己的嘴里舔着。

  小嘴像是在吃棒棒糖一样吮吸着,银牙轻轻的在龟头上摩擦。

  真是个尤物啊,老杜心里感叹道。老夫一定要把你开发出来。

  此时的老杜也快要射精了,将鸡巴从安欣的嘴里拔出来以后。老杜将自己的鸡巴再次插入安欣的阴道,更加疯狂的抽插。老杜感到安欣的水愈流愈多,阴道里更加的湿润温暖。於是,老杜加快了速度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真美……大宝贝……真舒服……」此时的安欣已达性欲的高潮颠峰,小嘴轻喘着:「嗯……嗯……真痛快……美死了……再用力……唔……爱你……嗯……美……」「哎呀……小安……我也要死了……我快忍……忍不住……了……」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阵阵快感之后,安欣一个月没有来的性高潮如洪水猛兽般来临了。

  「喔……好了……噢……唔,我要……丢了……啊出,啊……来了……啊…」老杜突然觉得大龟头一阵酥麻,安欣的阴道紧紧抓住大阴茎大龟头吮吸。

  安欣全身一阵颤抖,阴精喷在杜成仕的大龟头上,全身颤动了好久才停下来!

  高潮过后,老杜双手抚摸着安欣的奶子,温柔的亲吻着安欣的嘴唇。安欣在经历过高潮之后,也渐渐恢复了理智,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和说的话,安欣觉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「你走吧,老杜。今天的事不怪你。」

  「可是,小安……」老杜还想说些什么。

  「我说了让你走,你再不走我真的生气了。」安欣怒视着老杜说道。

  「好好,我走,你别生气。」为了防止安欣生气,老杜连忙说道。

  床边,老杜穿着衣服,安欣也穿着衣服。两个人一句话也不说。两人穿好衣服以后向门口走去,快到门口的时候,老杜又一次一把抱住安欣开始亲吻。

  安欣并没有反抗,而是轻微的回应着。正当两人嘴唇想吻,两片舌头交织在一起时,门上传来了钥匙的开门声。老杜与安欣急忙的分开。

  果然,安欣的老公回来了。

  「嗯?雅茜,这位老师傅是?」老公指着老杜问道。

  安欣被这场景已经吓呆了哪有思维来想怎么回覆啊。还好老杜反应的快。

  「哦,我是安欣以前的同事,前几天和安欣一起在单位庆典上表演节目,得奖了。今天来主要是来拿一下单位发的礼品。是吧,小安。」听着老杜的话,安欣连忙说道:「是,是。」「那你们忙,我走了,还要回去做饭呢。」说完老杜用色迷迷的眼睛看了一样安欣后,一脸满足了离开了安欣的家门。

  ...................